在現場,沒有項目完工情況表所登記的建設內容。
  惠來縣隆江鎮幾個村民疑騙取補充耕地資金40餘萬元,因分款不均反目 專項資金被領空 開發工程無蹤影
  南方農村報訊(記者 黃齊雄 實習生 黃澤傑)  "什麼都沒做,就拿了國家40多萬元。"9月3日,廣東惠來縣隆江鎮的朱惠洪站在赤一村"水流沙"(地名)一片淮山地上,氣憤地對南方農村報記者說,他把矛頭指向了這片土地的承包者——赤一村村民方文磷。
  2009年,朱惠洪老婆方美玉和方文磷以及同村的張木松一起,商定拿各家耕地合併申報"園地山坡地開發補充耕地項目"。據瞭解,2008年至2012年,廣東省財政廳共安排40億元,對核發補充耕地驗收函的市縣級開發整理項目的新增耕地,按每畝2000元的標準給予補助。
  項目申報成功,方文磷拿了補助款後卻沒有與方美玉分錢。為此,方美玉夫妻倆於2011年5月開始向有關部門舉報。
  出兩千元活動費
  朱惠洪稱,他並不清楚整個項目如何申請,當時全盤交給方文磷操作。"申請前,我老婆和張木松都給了方文磷2000元,作為活動經費;當時張木松沒錢,我老婆幫他墊付了2000元。"朱惠洪生氣地說。
  惠來縣國土資源監察隊調查報告顯示,2009年8月,方文磷得知有"園地山坡地開發補充耕地項目"後,與方美玉同去隆江鎮政府瞭解情況,並打算申報他們承包的137畝土地,後方文磷又與張木松協商。
  據赤一村前村委會主任方海瑞介紹,方美玉和方文磷於2003年8月共同在"水流沙"承包137畝土地,承包期為30年;2006年3月,張木松在"水流沙"承包78畝土地,承包期同樣為30年。方海瑞表示,方文磷等三人的承包地面積共215畝,這是赤一村在"水流沙"的所有土地。
  2009年8月5日,赤一村委同意方文磷等承包的206.63畝土地開發整理為耕地。這206.63畝的土地面積與方美玉、方文磷和張木松在赤一村"水流沙"所承包的土地面積之和相差無幾。
  惠來縣國土資源監察隊調查報告顯示,2009年11月,隆江鎮赤一村委會委托方文磷與惠來縣土地整理中心簽訂《利用園地山坡地開發補充耕地協議書》。2009年11月、12月,省、市、縣三級發改、財政、林業、農業、水利、監察、國土等部門聯合對全縣園地山坡地開發項目進行驗收,方文磷申報的206.63畝土地中有175.48畝被確認為補充耕地,並通過驗收。
  根據規定,該項目省級補助資金每畝2000元,縣級補助每畝500元,每畝代扣設計費、測驗費等共158元,實際每畝補助2342元。2009年11月11日,惠來縣土地整理中心用劃賬方式將第一筆專項資金75000元劃至隆江鎮赤一村委會賬戶,該資金被方文磷領取。
  朱惠洪表示,方文磷拿到錢之後,只還給他之前所出的2000元經費,並沒有多給錢。
  收兩萬元後改口
  2009年12月,赤一村委會向惠來縣土地整理中心提出申請,要求土地整理中心不要再將"園地山坡地開發補充耕地項目"的專項資金匯入赤一村委會的賬戶,而直接匯入方文磷的惠來縣民群果林種植專業合作社的賬戶。
  2010年9月5日、2011年1月20日、2011年12月15日,惠來縣土地整理中心三次將"園地山坡地開發補充耕地項目"的專項資金共334850元匯入惠來縣民群果林種植專業合作社的賬戶,該款項被方文磷領取。如此,方文磷先後四次領取開發補助款共409850元。
  這筆補助款,方文磷剛開始並沒有跟方美玉和張木松分成。2011年5月,方美玉開始向有關部門舉報。2012年,朱惠洪找到張木松並要求其參與進來。方美玉和張木松在一封舉報信上寫到:"(方文磷)以各種不法手段欺騙,詐取國家用於惠農的專項資金,我們得知後,於(2012年)4月12日特向揭陽市舉報,懇請有關部門認真調查核實。"舉報信署名方美玉、張木松,名字上都留有手印。
  然而,2013年7月29日,惠來國土資源監察隊約談張木松時,張木松卻這樣向工作人員表示,"方文磷經我同意將我100多畝土地報山坡地開發,並將開發後的土地由我耕作。"這段話出現在惠來國土資源監察隊出示的訪談筆錄上。
  張木松態度的轉變,朱惠洪並不感到驚訝,他告訴記者,2012年底,方文磷給了張兩萬塊。
  9月3日,張木松向南方農村報記者坦承,他確實收了方文磷兩萬塊錢,"不過我都拿去給我的承包地修路和修水溝了,路修了200米,水溝有300米。" "根本就沒有。"朱惠洪對此說法表示否定。9月17日,方海瑞同樣對記者表示"沒有"。
  建設項目無蹤影
  9月4日,南方農村報記者在一份由惠來縣國土局提供的赤一村土地開發補充耕地項目工程完成情況表中看到,該項目完成一座蓄水池(規格4.5米×4.5米)、一座抽水平臺(規格2米×2米)、500多米長的農溝、400多米長的農渠以及100多米的田間道以及1800多米的生產道等。
  但在項目開發範圍內,記者找不到上述項目完成表所說的蓄水池和抽水平臺等。朱惠洪稱,項目所涉及的土地之前本是耕地,裡面的農溝、農渠以及田間道和生產道2003年時就已存在。附近的村民也證實了朱的說法。
  朱惠洪回憶,2003年8月,其妻子方美玉和方文磷在承包地上建設了一條100多米的機耕路以及數百米的排水溝,一起在這片承包地上種植蘿蔔和淮山等作物,以及建設豬場。
  方海瑞向南方農村報記者證實了這一說法。他表示,為了鼓勵方美玉和方文磷在承包地上修路修溝,村委會免去了他們一年的承包費8500元。此後,他並沒有看到新的水溝和機耕路的出現,以及上述赤一村補充耕地項目工程完成情況表所列及的其它工程項目。
  朱惠洪介紹,2004年5月,雙方因經營不善,導致分地,雙方以之前修好的機耕路為界,各分得一半土地,方美玉據東畔60多畝土地耕種,方文磷據西畔60多畝耕種。分地後,屬於方文磷的那一半土地和自已一樣都有耕作,已經是耕地。
  方海瑞也向南方農村報記者證實,承包給方美玉、方文磷以及張木松的200餘畝土地,都屬於耕地。明明已是耕地,為什麼還可以申報為"補充耕地"呢?
  對此,惠來縣國土局一林姓副局長表示,土地利用類型和麵積的確定,都是依據在國土部門備案的土地利用現狀圖和圖斑、地類數據進行的。他向記者打比方說,如果你的檔案里寫的是本科生,即使真實身份是研究生也只能算是本科生。但對該項目是否造假,林副局長不置可否。
  9月3日至17日,記者曾多次聯繫方文磷。記者第一次撥通其電話後,方文磷表示聽不懂普通話;爾後記者用當地方言與之溝通,他同樣表示聽不懂;此後記者多次撥打其電話,他均不接。
(原標題:廣東惠來村民疑騙取財政40餘萬元 分款不均反目)
創作者介紹

毛毯

rx69rxul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